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案 >

开放数据库收获一个“朋友圈”开放科学正在造就一种新的科研生态

发布日期:2021-11-09 13:0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开放数据库,收获一个“朋友圈”,开放科学正在造就一种新的科研生态

  开放数据资源库,收获一个科研“朋友圈”。在昨(11月1日)晚举行的世界顶尖科学家大学校长论坛上,1990年盖尔徳纳国际奖得主、香港大学原校长徐立之分享了一个创新生态自发形成的故事。

  徐立之长期致力于遗传学研究,基于“开放科学”的理念,他与三位科学家共同创立了加拿大全国性疾病基因研究网络,并成立酵母人工染色体核心资源库。资源库向全球开放,也欢迎全球的科研工作者分享自己的成果与数据。

  “我对使用资源库的科学家只有一个要求,如果发现新的染色体致病基因,请告诉我们一声。”果不其然,资源库吸引了大量科学家前来使用,围绕它也形成了一个学术社区,大家在“群”里交流心得与发现,许多分享对徐立之的研究大有裨益。

  过去,科学家通过学术期刊交流,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出版商成为科学知识的主要拥有者,很大一部分受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最终被“锁”在商业科学出版商的“付费墙”后。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龚旗煌表示,当前人类面临着气候变化、自然灾害、生物多样性丧失等共同难题,其规模和复杂性已经远远超越了单个科学、机构乃至国家的范畴,需要全世界科学家合作才能应对,这让“开放科学”越来越成为科学家的共识。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校长休·布兰迪表示,数字时代使开放科学造就的全新科研生态加速来临。数字网络工具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学术研究的信息传播模式,很大可能消除先前阻碍学术信息流动的障碍,连接以前被边缘化的群体和新技术代理人,并在其之间形成全新的互动与社群。“过去,布里斯托大学80%的学科建设依赖出版发行物,使用电子数据库后,科学家将节省大量重复劳动时间。”

  眼下,全球都在打造开放获取的知识平台。欧洲委员会于2019年宣布建立一个“欧洲开放科学云”及“欧洲数据门户”;德国研究协会也敦促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研究中允许成果开放;美国宣布成立开放科学中心;中国也推出了OSID开放科学计划,并开放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等平台。

  截至今年一季度,加入“OSID 开放科学计划”的期刊单位累计约有 1700 多家,合计在约12.6万篇论文上创建了开放科学二维识别码(OSID码),与8.3万名作者产生了关联。

  “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课题,最容易形成开放科学的共识。”中科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韩杰才说。

  新冠疫情防控就是开放科学合作发展的典范。如同徐立之所描述的自发科研生态的形成一样,全球病毒学家、感染学家以及制药公司,都将数据公开发表在专业期刊上,以供需要的人获取,这让人类得以与病毒加速赛跑。

  “应对未来挑战,我们需要一个现代的、充满活力的科学共同体,开放科学提供了一条通往更美好未来的道路。”龚旗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