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案 >

假如那只狗在德国

发布日期:2021-12-13 07:20   来源:未知   阅读:

  前几日有一体条引起轰动的社会新闻。遗憾的是,现在似乎又降温,无人关注,无人问津了。

  出于防疫措施,某主人被隔离,他的宠物,一只小狗,则被永久隔离。具体信息就不多说了。

  假如德国也有相同的严格隔离措施,这只狗是否也有可能遭到同样下场?执法人又会面临哪些处分?

  我也是通过此次事件才知道,原来德国动物保护法的历史如此悠久。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这是我没想到的。

  1837年: 首家动物保护协会以及动物收养所在斯图加特创立。创始人是Albert Knapp。他的精神导师是Christian Adam Dann。后者是一位牧师,他从1819年开始呼吁保护动物。

  1871年: 帝国刑法第360条第13款纳入了动物保护法。从那时后起,谁公开或以令人讨厌的方式恶意折磨或虐待动物,将会受到惩罚。

  1933年: 帝国动物保护法第145条b规定了故意折磨动物罪,禁止(不用麻醉)屠宰牲口,禁止对动物进行解剖。当然,第三帝国的动物保护法首先是针对犹太人的。例如,犹太人有(不用麻醉)屠宰牲口的习俗,很多生物学家也都是犹太人。二战结束后,东西德都延续了第三帝国时期起草的动物保护法。

  1972年10月1号:专门制订了一部动物保护法(Tierschutzgesetz,或TierSchG),其法的目的是,从人对动物作为同类的职责出发来保护其生命和生活的质量。任何人都不许对动物无正当理由的施加痛苦或损害。 在此之前,动物保护法属于刑法的一部分,没有被单独分出来。

  1999年: 出台欧盟动物园指南。该指南规定了欧盟境内对野生动物的饲养。动物园有三年的时间落实新措施。

  2002年8月1号: 动物保护法被纳入《基本法》(Grundgesetz)。《基本法》第20条a明文写道: 基于对未来世代的责任,国家在合乎宪法秩序范围内,经由立法以及依据法律及法之规定经由行政与司法保障自然生活根基与动物。 后半句强调:没有合理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对动物造成痛苦或伤害。

  2006年: 对德国毛皮农场实施更严格的饲养条件。例如,笼子不能堆叠在一起,动物必须有更大的栖息地和适当的材料等。

  2008年: 马戏团登记条例。经营者必须在他们的管辖内监控动物并披露数据。

  2009年: 禁止进口狗和猫皮毛。该条令的起源来自于动物保护协会的强烈抗议。

  2010年: 欧盟禁止海豹产品的进口和贸易,例如,皮草、外套或帽子等可疑奢侈品不再被允许进口到欧洲各地。

  2012年: 动物保护技术监督(T V)。例如,农场主必须提供更大面积的饲养空间以及相关的必要性设备等。

  2013年: 欧盟将屠宰规定标准与统一化。例如,规定屠杀场的建设与设备。

  看完以上不完整的德国动物好护法简史,想必大家对当下德国动物保护状态有了更好的理解。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德国人今天的动物保护意识更非在短期内塑造而成。从开始到今天已经走了近两百多年。

  我之前总认为,德国人对动物保护的意识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跟当时的和平与环保运动息息相关。绿党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我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环境保护者是反对动物保护的。他们基本上属于同一种人。

  基于这种浓厚的底蕴,不难想象,德国人在处理相关问题上的思维与行为方式跟缺乏动物保护意识的群体是不太一样的。

  对德国人(尤其是对动物)而言,2002年把动物保护纳入宪法是划时代的存在,是一道分水岭(绿党当时是执政党之一)。德国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将动物保护法纳入宪法的国家。没有此前长年累月的铺垫与积累,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大家或许觉得以上这些法律条令过于抽象,不够接地气。那让我们看一下部分具体措施,德国人到底是如何保护以及重视动物的。

  世上有不少国家或不同文化圈的人表示,自家的孩子怎么对待都行,不用他人多管闲事。德国不这样。

  世上有不少国家或不同文化圈的人认为,打狗还得看主人。德国也不这样:打狗得看法律,主人说了不算。

  没履行戴狗带义务、没清理好狗屎,将按照当地(区)政府或更小的行政单位(Gemeinde)规定加以罚款。(注意: 这些规定是最底层行政机构的权力范围,因此没有全国统一的标准)

  假如狗主人没起到一般性监督作用,他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比如某人的狗袭击他人,导致对方受伤甚至被咬死,狗主人有可能因凶杀罪而被判刑。

  虐待狗、杀狗、不喂狗或给予充分护理,根据动物保护法第17条规定,要么罚款,要么被判刑。最高能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当事人被禁止今后再度拥有狗。

  根据动物保护法第17条,企图或疏忽狗属于违规行为,最高可以被罚两万五欧元。狗的拥有权被剥夺,今后也不能拥有狗。

  偷窃狗或通过窝藏贩卖狗,将受到不同量刑的惩罚,要么罚款,要么被判有期徒刑。

  制作或销售跟动物有关的色情内容,根据刑罚第184条A规定,最高可以判三年有期徒刑。

  2.b.对脊椎动物长期或重复地造成严重的疼痛或痛苦,最高可以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或罚款。

  据不完整数据统计,德国家庭有1000万只狗,1500万只猫。另外有数据表明,德国一共只有六百万到八百万只狗。

  据德国动物保护协会数据显示,德国目前拥有744家动物保护协会,会员高达80万。平均每个联邦州拥有47个动物保护协会。

  在众多动物保护协会中,有一个专注于统计狗被杀的协会(Tote Hunde e.V)。这就比较罕见了。

  据该协会2020年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按每个月计算)有多少只死狗被发现,共1086只。这只是(据网友提供的)已知信息。现实中肯定还有更多没有被发现的案例。

  我没办法告诉大家,德国每年有多少只狗死于故意被杀。无论如何,该数据能间接作证,德国也存在狗被杀的现象。我想每个国家多多少少都会有。至于德国的数据是高还是低,我不好下结论。

  该协会最后一次更新时间是2021年11月3号。他们列出了具体信息如: 发现地点(城市和邮编号)、性别、大小、品种、以及其他特征。这些数据源于德国各地网友提供的信息。

  事情发生在2018年。一位28岁的德国人勒死的自己的狗,并把它吊挂在树上。有一位路人发现后,立即通知警察。最后找到狗主人。

  据狗主人向法院表示,他当时一时失控才犯下了错误。最后,法院以动物保护法第17条为依据,判他一年缓刑期。除此以外,狗主人还要向一个名为NABU的自然保护协会捐款3000欧元。

  事件发生在2019年的威斯巴登(黑森州首府)。当事人是邻居。据报道,有一天,女主人带着宠物Aiko出门散步,突然间,隔壁21岁邻居从草丛里冒出来,手持一把刀,直接刺向Aiko心脏。10岁的救援和治疗犬Aiko当场身亡。

  这次事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很多媒体都报道过。迄今为止,有大约13万人签署请愿(直接面向联邦司法部长Christine Lambrecht),修改当下动物保护法,不能将杀害动物以财产损失(Sachbesch digung)的罪名定罪,而是谋杀罪。动物也有血与肉、有生命,有尊严。

  这是目前德国动物保护法比较大的争议点之一:狗到底是一件物品(Sache)还是生命?

  但德国《民法典》第90条a规定:“动物不是物。它们受特别法的保护。法律没有另行规定时,对于动物适用有关物所确定的有效规则”。

  迄今为止,法院都视狗为一件物品。既然是物品,就不存在被谋杀的问题,而是破坏或损坏。但如果法院运用动物保护法的第17条,就有可能构成谋杀罪,将行凶者绳之于法。

  问题在于,动物保护法在现实中被运用的太少。所以,很多行凶者只是因财产损失罪被罚款,不需要蹲监狱。

  自Aiko事件后或许会间接促进现状的改变。13万人签署的请愿书的目的就在于:今后不应该运用刑法的定义,将狗视为一件物品,而是完善动物保护法,从一件物品提升到作为生命来看待的高度,因而将行凶者用谋杀罪来判刑。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新的状况。这意味着,大概率还是维持现状。我并没有对此感到失望或惊讶。放眼德国动物保护法近两百年来的进程,不难发现,想在短期内获得质的改变是很难的。

  主要还是取决于那些想进一步推动动物保护权益的人是否再遇到挫折后会心灰意冷,还是会愿意继续坚持自己的理念?我本人更偏向于相信后者。

  关于前三个原因,不那么容易引起大规模社会公愤。德国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的数量(2019年: 3046人)要比狗多出很多倍。我也没看到有人因此上街抗议。

  我们拿2018年那个案例作为参考。主人勒死了自家的狗,并用狗带把它倒挂在树上。最终被罚款3000欧元以及一年缓刑期。这是在没有照片和视频的情况下。

  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德国,先不用管行凶者是谁或出于什么原因,大概率会引起比2019年Aiko被邻居用刀刺死事件更高的关注。

  以目前的动物保护法第17条而言,如果有充分证据,法院在理论上可以运用动物保护法的量刑,而非刑法。视频所呈现出来的震撼感远比一具狗的尸体更强烈。

  再退一步说,德国法院没有给出令动物保护者满意的判决,因为他们觉得罪行与量刑不对称,因而愤怒地上街抗议,(以相对和平的方式)包围法院,甚至向司法部长施压。

  如果再加上环保政党如绿党以及相关偏左的素食主义政党,大概有接近十个政党大概率会支持动物保护法被更广泛地运用。素食主义者大概率会更加爱惜动物,所以有理由将它们归纳在同一个阵营。

  这就是说,即使视频中的两位执法人员(或其他身份的人)没有受到严厉惩罚,也会促进政治层面纠正动物保护法今后被广泛地得以运用。

  这要归功于德国的政治环境。从顶层制度设计而言,政府希望民众更积极参与其中,塑造一个属于大家的和谐社会。大到国事议题,小到家里宠物,无所不包,海纳百川。

  越多人对社会大小事务关心,大概率会提高大选的选民投票率。相反,选民投票率越低,政府的合法性(Legitimit t)也就越低。

  简言之,只要有足够多的德国人长期支持或反对某件事或某种现象,例如应重判宠物的虐待者或凶手,会加快法律更新。

  但是,像动物保护法这类事件并不属于迫切解决的问题。当下最受大家关注,最紧迫的问题是疫情,如何让德国度过第四波,如何让更多人打疫苗。政界与媒体现阶段并不关心动物权益保护这类软性议题(weichen Themen)。

  在过去很多年,德国接二连三应对各种危机,经融危机、银行危机、欧元危机、难民危机等硬性议题(harte Themen),所有软性议题都会靠边站。因此,他的进展速度会比较缓慢。这就是现状。

  但好在,德国存在数量绝不少的动物利益坚定支持派。他们不会放弃,而是持续为此发声。只要他们不放弃,动物保护权益今后能得到进一步改善的概率将增加。

  再则,缓慢出台一款法律也能起到一些副作用: 动物权益维护者的长期斗争有利于强化更多人的动物保护意识。

  从某种意义上讲,提高或普及全民意识比一条缺乏广泛民众意识的法律更有效。相反,如果政府突然间出台新政策,即使是前瞻性的,也会遭到众多阻碍。

  1. 相同场景,主人在德国被隔离或因为其他缘故被带走,这只狗(或猫)会有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