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案 >

千余名学者摸清中国民族肤纹“家底”

发布日期:2021-11-24 03:5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每个人与生俱来、终生不变的皮肤纹理中,专家发现了“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家人”的有力证据。这项历时30年、国内上百家研究单位、千余名研究者共同参与的肤纹研究,彻底摸清了我国56个民族的肤纹“家底”,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全民族肤纹调查研究的国家。

  指纹具有很强的方向性,在双手上呈镜相对称。正箕的箕口一律朝向小指方向,反之则为反箕。斗形纹,在左手为顺时针,在右手为逆时针方向旋转,如相反,则为反向斗形纹。

  关于“斗”的说法,民间有很多,如“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七斗八斗坐着走(当官),九斗十斗享清福”。中华指纹博物馆的专家告诉记者,这并不是没有一点科学依据。我们的指纹是因为凹凸不平才有立体感,纹路因此而产生,凸起的纹线叫乳突线,凹陷下去的地方叫小犁沟,指纹按中心花纹和三角的形状可大致分为“弓”“箕”“斗”三类,有学者研究表明“弓”到“斗”,图案结构越来越复杂,往往智商水平也越高。

  “一般来说,指纹的形状和结构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智商甚至是遗传性疾病。”专家告诉记者,中国是公认的探索和运用指纹最早的国家,但这种认识多来自直接经验,可不少结论都在现代指纹学中得到印证。

  又比如,民间有一种说法,指纹中的同心圆斗纹是“愚纹”,有专家特别做了调查,这种指纹在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学生中出现的概率比一般人低;左撇子通常被认为智商水平较高,调查发现其同心圆斗纹的出现率也明显低于一般人群。陶罐几何纹竟是指纹

  在指纹专家看来,古代中国对指纹的运用不亚于四大发明,从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发明制陶术后,指纹的印记就有意无意地留在了陶坯上。

  中华指纹博物馆专家目前收集到的陶罐、瓷罐上就留有指纹的印记。一件西周陶罐上留有数个深浅不一的指印,这也许是匠人无意识的留存。而一件民国晚期“江汉秋阳”大罐上的多个螺形图案取材于指纹,则代表着智慧、财富,和中国传统纹饰一样蕴含吉祥之意。

  博物馆有关负责人沈国文告诉记者,在据今5000多年的内蒙古红山等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就有指纹画,但过去考古工作者只把它当做一般的几何纹,直到指纹专家注意到它,鉴别了纹路并在今天找到了和它相近的指纹。

  沈国文告诉记者,中国的指纹技术运用至今已有5000余年历史,从未发现有相同指纹的两个人,也没有发现10个手指纹相同的人,这被指纹专家称为“永不失误的证明形式”。

  影视作品中最常见的情景是警察在发案现场提取指纹,不过根据中国的考古发现,早在秦代,指纹就用于盗窃案的侦破了。

  “考古工作者在湖北云梦县睡虎地秦墓中发掘出多枚竹简,上面记载了一起盗窃案后,在案件现场发现了包括脚印、膝盖印、指纹等各6处痕迹,我们将在博物馆展出竹简的图片。”沈国文说。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张海国等研究人员发现,以北纬33度为界,我国汉族可分为南方群和北方群,南方群主要为长江畔或长江以南各群体,各群体间的差异小且较均质;北方群相互间的差异较大,并表现出相对的独立性。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群体归于南方大群,张海国分析认为,这可能是首都人口迁入和迁出特别多的缘故。

  通过分析和比对研究显示,汉族的肤纹特征表现出很强的民族杂合性,是华夏民族集合的后代。换句话说,数千年来,汉族是在与各少数民族的融合中繁衍生息的,而少数民族也是在繁衍中与汉族进一步融合和发展的。由此证明,中华民族既是多元的又是一体的。

  “此项研究还清晰地表明,藏族的族源与古羌族等民族有关,其肤纹表现出鲜明的中华北方群特征。由此证实,藏族源于我国北方民族,而绝非所谓的从印度来的南来之民族。”张海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外,台湾高山族的两个样本分别是人数最多的阿美人样本和数量很少的噶玛兰人样本。经过聚类分析,台湾少数民族样本都聚类在北方群内,与早些年所谓的台湾少数民族源于南洋的结论也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