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案 >

马友友挥弓寻找共鸣 韩国国宝用钢琴诵诗(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23 13:51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的星海音乐厅注定是星光璀璨的,今晚有马友友悠扬的大提琴声演奏协奏曲《度》,而月底则有韩国国宝级的钢琴演奏家用十指“诵读”《音乐圣经》。星海音乐厅十五周年庆典音乐会的星级嘉宾们会为广州的乐迷带来一连串的惊喜。 记者 李渊航

  协奏曲《度》由上海交响乐团主导,联合中国爱乐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委约青年作曲家赵麟为马友友所作,在国内首度开启了以三大乐团联合委约,国际级演奏大师领衔首演的合作模式。

  作曲家赵麟称,《度》取材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记》,记录了玄奘取经从苦难、彷徨到归于平静的历程,也有“普度众生”的意思,三个乐章相、喜、悟,从不同角度演绎了玄奘求真的艰难与坚韧。

  在他看来,大提琴和笙,一个是西洋乐器,一个是中国民乐,两者的融汇,本身就连接着东西方的文化。所以,他将这两种看似没有关联的乐器,巧妙地混搭在了一起,“作为古代庙堂祭祀的乐器,笙飘摇、空灵的特质最能演绎音乐中的神性,而大提琴则代表人性,没有一种乐器比大提琴更适合表现人的情感”。

  马友友表示,此次合作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再度与老友相聚,指挥余隆被他视为“实际年龄比我小,但看上去像我的大哥”;作曲家赵麟、笙演奏家吴彤,一直是他新丝绸之路乐团的合作伙伴,后者与马友友合作的《快乐》专辑,还曾在2010年获得第52届格莱美最佳古典跨界专辑奖。

  “在音乐里,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没有信任就没有音乐。这次和朋友们在一起合作,我很感动。”马友友说。《度》的诞生,源于一次朋友间的聚会,“有一天,吴彤、赵麟、余隆坐在一起,他们说能不能给大提琴、笙作个曲子?结果,赵麟就真的写了”。

  吴彤透露了一个细节。此前,赵麟为《度》创作了强、弱两个收尾的不同版本,因为担心一场音乐会以“弱音”结束,观众可能会睡着,排练中,他们选择了“强音”收尾版。没想到,彩排的时候,不知情的马友友演到最后,提议说,“是不是可以弱一点”。第二天,余隆干脆说,“这里应该弱下来”。这种默契,这种坚持信念的勇气,让吴彤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两天排练更幸福的事了”。

  赵麟坦言,为了创作《度》,自己整整读了一年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对此,马友友很有感触,“玄奘一个人离开家十几年,去找自己内心的东西,这在现代已经很难得。《度》引导我们思考,想要了解那个人的思想,那个时代的思想”。赵麟用音乐表现了这个过程,“音乐不是看技巧有多伟大,而是它表达出我们内心的东西”。

  “音乐不是比赛,不是要比出谁第一、谁第二,音乐是达成一种同感,并以此了解别人的想法。”马友友说,他特别希望今晚的演出,能让观众们在内心有共鸣,“人与人之间就有了桥梁,文化就变成一种活的文化。”

  11月28日,被誉为韩国“国宝”的著名国际级钢琴大师白建宇将在星海音乐厅举行钢琴独奏会。他将在音乐会中演奏舒伯特的作品。其中两组即兴曲是舒伯特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独白式作品。白建宇将吟唱舒伯特用音符写下的意味深长的诗歌,与观众一起透过音乐感悟人生三味。

  此次音乐会,建宇将演奏舒伯特的两组即兴曲D.899和D.946以及音乐瞬间D.780中的三首选曲。两组即兴曲是舒伯特人生最后一年在病榻上写的不朽之作,作曲家似乎将人世间一切都蕴藏在了音符之中,既包含了至臻深邃的哲理,又有着最简明的情感表达。编号D.899的四首即兴曲有着感人至深的旋律,体现出了舒伯特如同诗歌一般的音乐特点;而D.946的三首即兴曲则以精悍的音乐语言将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囊括进了音乐之中,如同神来之笔。整体上,舒伯特的音乐毫无保留地展现了他无上的才华,是这位音乐家最著名的钢琴作品。

  本场音乐会选择的其中3首在风格调性上迥然不同,这3首作品不但将令观众一窥舒伯特简单而又繁复的思想,更是对钢琴家的极大考验。作为一位擅长处理德奥作品的哲人型钢琴家,白建宇的“完全舒伯特”专场音乐会将开启一次心灵与时空的对话。

  1946年白建宇在韩国首尔出生。他10岁便登台演出,为他伴奏的则是近百人的韩国国家交响乐团。随后,他进入美国著名的音乐学府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在那里他师从有着“钢琴教母”之称的著名教育家罗西娜·列文涅,随后又前往欧洲跟随一代宗师威廉·肯普夫学习,很快便赢得多个重要大奖,并成为最早扬名于世界的亚洲钢琴家。白建宇曾在Decca等最主要的唱片公司录制数十张专辑,这些唱片先后获得了十多项国际大奖,尤其从2005年开始,白建宇用了3年的时间录制了贝多芬全部32首钢琴奏鸣曲,成为了为数不多完成这项伟大工程的亚洲钢琴家。毫无疑问他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钢琴大师之一。来源广州日报)